廣告贊助

江南四大才子結伴出遊)
一女子:你們看,你們看,江南四大才子在那邊哎。
(衆女子興奮觀看)
(四大才子擺POSE,衆女子傾倒逃散)
(一女子被四人攔住,被迫跳河)
唐伯虎:想跑?你飛不出我的五指山的。(欲跳下河被攔住)
祝枝山:伯虎兄,有人在看。
路人:莫名其名,這四個傢夥神經病!
祝枝山:今天我們江南四大才子到這裏遊山玩水,難怪那些女子要瘋狂了。
乙:說得是,
文征明:各位各位,既然大家今天興致這麽好,不如來吟首詩如何?
祝枝山:哎,征明兄提議的好啊。文斌兄你先來。
文斌:來呀!山下一群鵝。
文征明:噓聲趕落河。
祝枝山:落河捉鵝一肚餓。
唐伯虎:吃完回家玩老婆。
三人:哎呀,對得妙呀,真是絕句!
唐伯虎:啊哈哈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`
三人:真的那麽好笑?!
文征明:爲什麽唐兄每次出遊,都那麽豪情奔放呢?
文斌:樂而忘形,實在令人(三人)羡慕羡慕啊。
祝枝山:不過老實說,在江南論文章,唐兄他才高八斗,論丹青,妙筆生花,真是不折不扣的才子啊。
文斌:不錯,最令人羡慕的就是他在音律方面也有很高的造詣。
那倒是,古今中外各種樂器我樣樣都玩得都出神入化。最近我還在研究一種西洋打擊樂器,很帶勁兒哦。有機會可以研究一下,大家。
文斌:對,研究一下!
文征明:我覺得唐兄最令人羡慕之處,莫過於他的豔福啊。人人都知道,唐兄家中有八位夫人,各個都貌美如花,國色天香。做人能象唐兄這樣,夫複何求啊?
唐伯虎:啊哈哈~~~~~~~~~~~~~~~
祝枝山:有馬子可以上啊。
祝枝山:哎,唐兄,你看橋頭上有個婀娜多姿的女子,孤孤單單的。這樣好了,你就當場示範一下你的泡妞大法,讓我們兄弟幾個好好地學一學。
唐伯虎:這個嘛……
文斌:事關大家的福利,你沒問題吧?!
唐伯虎: 義不容辭。
祝枝山:去呀。


(唐伯虎想法要混進華府)
街坊鄰居們,快來啊,剛出爐的孝子大怕賣,不賣也來看一看啊!
(秋香和華府婢女石榴姐出門)
石榴姐:這位小哥,一大清早就來這裏賣身葬父,太不吉利了吧?
唐伯虎:我也不想啊。
秋香:我們好像在哪兒見過吧?你看起來好面善。
唐伯虎:所謂相逢曾相識,求求兩位姐姐可憐可憐我吧!
石榴姐:真是好慘啊!我們正好缺個下人,我看就--

(這時又來一個,推著木車,車上六個死人,這人還口吐鮮血,極其悲慘!)
慘人:我好慘啊,賣身葬全家!
唐伯虎:不會吧?!
慘人: 兩位姑娘,可憐可憐我吧,我一家六口一晚上全死光了。我身染十級肺癆,半賣半送,你就買了我吧。
秋香:哎呀, 石榴,你看他可憐多了,我們就把他買回華府,好不好?
石榴姐:(哭)那就買他吧。
唐伯虎:姐姐,我先來的哎。
秋香:這不是先後到的問題嘛。
石榴姐:對呀,人家家裏死了六個,你家才死一個。我也很想幫你,可是我真的很爲難啊。
唐伯虎:可是我也很慘啊?
石榴姐:你有什麽比他更慘的,快說出來啊。
唐伯虎:我……我……這……這……,你看我這幾天沒有剪指甲了,裏面全是黑泥,難道這還不夠慘嗎?

(慘人的小狗突然死去)
慘人:(痛哭)旺財……旺財……旺財你不能死啊,旺財,你跟了我這麽多年,對我有情有義,肝膽相照,但是到了現在我連一頓飽飯都沒讓你吃過,我對不起你啊,旺財!
(唐伯虎看見一隻蟑螂,喊“小心啊!”,石榴姐一退,將蟑螂踩死了。)
唐伯虎:(悲痛欲絕)小強!小強你怎麽了小強?小強,你不能死啊!我跟你相依爲命,同甘共苦了這麽多年,一直把你當親生骨肉一樣教你養你,想不到今天,白髮人送黑髮人!
石榴姐:秋香姐,他們兩個都這麽慘,怎麽辦?
秋香:看看再說。
石榴姐:噢。

慘人:媽的!(走到唐伯虎跟前,兩人對峙)大哥,你別鬧了。你看看你那麽乾淨,進去化個妝再來吧。你看看我,爛命一條,滿手爛瘡,你怎麽慘得過我啊?
唐伯虎:你不要跟我比啊,我最受不了人家跟我比了!
慘人:跟你比又怎麽樣?
唐伯虎:你這不是在逼我嗎?
慘人:你能比我慘嗎?
(唐伯虎拾起一根棍,將自己的胳膊打斷)
唐伯虎:你說你滿手爛瘡,我現在整條手都斷了,誰比誰慘呀!
慘人:你玩得太絕了吧?!
唐伯虎:你老子我今天跟你卯上了!
慘人:老子陪你玩到底!媽的,來呀!(拿棍子砸破自己的頭,血流如注)想跟我玩?我連命都不要了,看你怎麽跟我比!誰-敢-比-我-慘-啊?!(倒地身亡)
唐伯虎:好小子,算你慘,我們後會有期了!
石榴姐: 那個人死了,只有買你了!
唐伯虎:是嗎?
石榴姐:是呀!
唐伯虎:那你再加五兩。
石榴姐:你這是坐地起價!
唐伯虎:不是,我是想把這位老兄埋了。
石榴姐: 真是個好人,就買他吧。(拿出銀子)
秋香:哎,石榴,你說買就買呀!我們得先進去問問夫人才能決定呀。你明天再來吧。
石榴姐:我去問。
唐伯虎:秋香姐,辛苦你了!
(秋香進門時回首對唐伯虎三笑)
唐伯虎:現在就開始挑逗我了。老娘!我得手了~~~~~~~~~~~~~~

(唐伯虎被石榴打了一拳)

唐伯虎:哎呀~~~打我的是誰啊?
石榴姐:是我風華絕代,萬人驚豔的石榴姐。
唐伯虎:是你?我跟你無冤無仇……
石榴姐:我打!(唐伯虎又中一拳,鼻血流下)
唐伯虎:爲什麽?
石榴姐:爲什麽?!因爲你該打!你偷畫暗戀的我的事情,現在大家都知道了,我哪還有臉見人啊我?我還是死了算了!
唐伯虎:這我沒意見。
石榴姐:你當然說好了,你想跟我一起死嗎,做一對同命鴛鴦?我呸!我還沒答應接受你的愛呢。
唐伯虎:石榴姐你誤會了,其實我對你就像對我自己老娘一樣的尊重。
石榴姐: 老娘?!你居然愛上自己的娘?!天啊,這麽大逆不道,喪盡天良的事情,實在是太刺激了!來呀,我從來沒有試過,我有點緊張,來呀!快點來呀!
唐伯虎:哎呀!石榴姐你瘋了你?!
石榴姐: (仰面躺在地上)不要再說了,快做吧!不要因爲我是嬌花而憐惜我,用力呀!


(四大淫賊闖進華府)
淫賊之一:(一腳踩在石榴姐臉上)一來就看到這麽噁心的,真是倒楣!
唐伯虎:踩得好!
(牆上又跳下三人,將唐伯虎抓住)
淫賊之一:聽說這裏春,夏,秋,冬四香各各貌美如花,尤其是那個秋香簡直是要人老命。
老大,那這個怎麽辦?殺了他啊?
東淫:哎~~,這對狗男女也算是同道中人,打昏算了。
唐伯虎:哎~~,四位莫非就是名震江南的四大淫俠?!
四淫賊:(POSE)我們就是東淫西賤南蕩北色!
唐伯虎:哇呀呀呀呀~~~~~~~~,好!實不相瞞,小弟我就是人稱玉樹臨風勝潘安,一支李花壓海棠的小淫蟲周伯通!
淫賊之一:沒聽說過!
東淫:哎~~~這位小兄弟連這種貨色都肯上,小淫賊的稱謂是當之無愧啊?
唐伯虎: 小CASE,再爛的我都玩過!
東淫:哇?!那我們該尊稱一聲大哥羅?!
唐伯虎:不敢當,不敢當!剛才我聽幾位大哥說,想進去玩一玩秋香?
東淫:就是啊。
唐伯虎:那就由小弟來帶路吧。
東淫:啊~~~~,你還想來第二個?!那你就排第一羅!
唐伯虎:多謝多謝!
東淫:(四人從石榴姐身上踩過)鞋底擦乾淨,別留下腳印啊!
(唐伯虎帶四人繞來繞去,將四人甩開)
四淫賊:怎麽繞來繞去那個小淫蟲不見了?快把他找回來帶路啊!

(唐伯虎進入秋香房間)
唐伯虎:(找到秋香的房間)找到了。(進入房間)
秋香:9527,你進來做什麽?
唐伯虎:噓~~~,
唐伯虎:不得了了,秋香姐,外面有幾個淫賊想來非禮你!
秋香:(不以爲然)噢,我真得好怕啊,那我現在該怎麽辦?
唐伯虎:我已經暫時把他們引開了,華府這麽大, 想要找到這裏沒這麽容易!我看--
秋香:你爲什麽流鼻血了?
唐伯虎:就是被那幾個淫賊打傷的。這些算不了什麽!爲了救秋香姐,我死又何妨?你現在快點跟我去一個沒人的地方躲起來再說。爲防萬一,我先出去看看先!
(秋香伸腳將唐伯虎絆倒,有流很多鼻血)
唐伯虎:不要緊,不要緊,我沒事。
秋香:站住!你自己不就是個大淫賊嗎?
唐伯虎: 嚴格的說我也是賊,不過不是淫賊,你可以把我當作一個偷心的賊!
秋香:我不管你是什麽賊,請你以後不要在我面前甩花樣,那只會使我更討厭你!
唐伯虎: 秋香姐,當你發現你冤枉我的時候,一定會感到很傷心,很後悔,這又何苦呢?還是快跟我走吧!

秋香:少來了!如果家裏面真的有賊, 你爲什麽不去告訴夫人,跑到我房間來幹什麽?!你不要自侍讀過兩年書,就到處輕薄無知女子。我告訴你,男人窮並不要緊,但是要有骨氣,有才學,不然就是讀一輩子書,也不過是個廢物!
唐伯虎:說得好!身爲一個男子漢的我,聽完你這番話,真應該痛扁你一頓,但是我不會這麽做,也許你說得對,我真的是個廢物……
秋香:你連一個廢物都不如,你應該叫狗賊!
唐伯虎: 好一句狗賊,看來你真的很討厭我,既然這樣,秋香姐爲何對我三笑留情?
秋香:(嗤笑)有嗎?!我對你笑過嗎?!
唐伯虎:你看,又來了!
秋香:我要是真的對你笑,也笑你是個白癡!

唐伯虎:原來落花有意隨流水,而流水無心戀落花。對不起,是我自作多情?但是外面真的很危險,你千萬要小心!
(轉身撞在門柱上)
秋香:爲什麽世界上有這麽多無聊的廢物!難道只有唐伯虎才稱得上是男子漢?!只有真正的男人才寫得出這麽迷人的詩句。“桃花塢裏桃花庵,桃花庵下桃花仙。桃花仙人種桃樹,又摘桃花換酒錢。”
唐伯虎:(才子模樣,站到桌上)“別人笑我太瘋顛,我笑他人看不穿。不見武陵豪傑墓,無花無酒鋤作田。”
(秋香與才子模樣的唐伯虎含情相忘)
唐伯虎:果然是好詩!
(秋香一眨眼,發現還是糟魚華安)

秋香:你站那麽高幹什麽?唐伯虎的詩從你嘴裏念出來,簡直是一種污辱!你沒有資格念他的詩,馬上滾出去!(開門)
唐伯虎:(一把抓住秋香的手)小心!外面很危險!
唐伯虎:(摟著秋香的腰)秋香,現在我終於明白你的心意了?
秋香:(掙脫)放肆,你實在太過分了,你再不出去,我就不客氣了!(拿出一根棍)別逼我用絕招!
唐伯虎:(笑)秋香,你太衝動了,不過也難怪,你年紀還小,但是我喜歡--
秋香:十字追魂棍!(舉棍欲打)
唐伯虎:事到如今,我不能再隱瞞了,你聽清楚,其實我就是唐--伯--虎!(棍到跟前陡然停住)
秋香:唐伯虎?!
唐伯虎:(POSE)怎麽樣?!
秋香:你是唐伯虎我就是觀世音來要你的命!
(秋香變出一根更粗的棍了將唐伯虎打出門外,門外四大淫賊剛趕到,唐伯虎摔倒壓在東淫身上)
東淫:誰那麽用力上我啊。誰說他是小淫蟲,簡直是個大色狼啊!拉開他!可惡的傢夥!
淫賊之一:你怎麽樣,大哥?

秋香:大哥?!抓賊呀!抓賊呀!抓賊呀!
(唐伯虎口吐白沫,己被打暈。四淫賊將秋香劫走。秋香在房內讀的書《唐寅詩集》掉在地上。)

(秋香的詩集被華夫人看到)

一下人:夫人,我在地上撿到一本書。(原來正是秋香丟的《唐寅詩集》)
華夫人:混賬!這本《唐寅詩集》是誰的?我說過很多次,華府之內絕不允許出現唐伯虎的東西!這本書究竟是誰的,自己快點承認了!秋香,到底是誰的?
秋香:(色變)夫人……
唐伯虎: 夫人,小的知道是誰的。
華夫人:說!
唐伯虎:是小弟弟的,要懲罰就請你連小弟弟一起懲罰。
華夫人:武狀元!
武狀元:是!夫人!(伸手向唐伯虎)把你的小弟弟交出來!
唐伯虎:夫人,小弟弟指得就是……小人我。
華夫人:既然你承認了,好,拖他出去剁成肉漿,喂狗!
唐伯虎:夫人,不要啊!我是想引開那些賊,來救秋香的。
秋香:夫人--
華夫人:我不管你跟那些寅賊有沒有關係,身藏《唐寅詩集》就是死罪,拖出去!
唐伯虎: 夫人,請--聽我解釋啊。
華夫人:還有什麽好解釋的?

唐伯虎:(筷子敲碗伴奏)稟夫人,小人本住在蘇州的城邊, 家中有屋又有田,生活樂無邊。 誰知那唐伯虎,他蠻橫不留情, 勾結官俯目無天,占我大屋奪我田。我爺爺跟他來翻臉,慘被他一棍來打扁, 我奶奶罵他欺騙善民,反被他捉進了唐府, 強姦了一百遍,一百遍,最後她懸梁自盡遺恨人間。 他還將我父子,逐出了家園,流落到江邊。我爲求養老爹,只有獨自行乞在廟前。誰知那唐伯虎,他實在太陰險 知道此情形,竟派人來暗算,把我父子狂毆在市前,小人身壯健,殘命得留存,可憐老父他魂歸天!此恨更難填。爲求葬老爹,唯有賣身爲奴自作賤, 一面勤賺錢,一面讀書篇, 發誓把功名顯,手刃仇人意志堅! 從此唐寅詩集伴身邊,我銘記此仇不共戴天!!!
(唐伯虎用蠟燭作鼓棒,木凳作鼓,來了一段刺激的打擊樂,衆人皆陶醉)

華夫人:(內心獨白)實在是太刺激了,我真忍不住要讚美他呀!不行,我不能夠表露出來。但是這種感覺真讓人像騰雲駕霧一樣啊,他那番感人肺俯的自白,居然能夠用俏皮輕快的數板來表達,再加上節奏強勁的敲擊樂器來結尾,真是聽得我高潮一波接一波呀!
某香:(心)是呀,他那種洶湧澎湃的撞擊力,就好像雄鱒魚體內的精子一樣,成千上萬,盈盈不絕啊!
某香:(心)不錯,我就是那條雌鱒魚,我現在充滿力量了!
三香:(心)謝謝你,9527!
武狀元:慘!慘!慘!吃完飯要拉,拉完還要撒,撒完又想吃,人生就是吃拉撒!慘!!!----
(華夫人及三香一驚,從幻想回到現實)

華人人:原來你跟唐伯虎也有不共戴天之仇呀?
唐伯虎:是的夫人。
秋香:這個奴才雖然貪生怕生,倒也非一無是處,我見他出口成章,好像還念過幾年書。現在書房正缺一個伴讀書僮,何不讓他帶罪立功,陪伴公子讀書不是更好?
華夫人:既然秋香幫你求情,就免你一死。從今天開始,我就賜你個名字,叫華--勝!
唐伯虎:啊?!夫人,這個名字恐怕承受不起啊我。
華夫人:這樣啊?那叫華安好了。
唐伯虎:謝夫人!


(唐伯虎進入兩公子的書房)

(唐伯虎推門進來,將兩位公子擠在門後)
唐伯虎:順利過關成爲書童,一切都盡在我掌握中,越來越接近秋香姐,今天的心情是大不同啊,大不同!哎?兩位公子呢?!
華文、武:你這個白癡是誰呀?
唐伯虎:我是負責陪兩位讀書的書--僮啊。
華武:噢!就是昨天晚上拍桌子打椅子害我們睡不著的那個混蛋?!
唐伯虎:正是!哎~~~~~兩位公子骨胳特異,能夠服侍兩位真是萬幸!
華文:嗯~~~你說話還蠻中聽的,以後把你當個人看好了。
華武:去斟茶!
唐伯虎:對不起,小弟有三不做。
華武:什麽三不做啊?
唐伯虎:我一不斟茶遞水,二不洗衣掃地,三不鋪床疊被!
華武:(對華文說)那不是跟我們一樣?!
華文:那你會做什麽?
唐伯虎:我會--,哎嗨嗨~~~~會吹口琴,玩玉簫,泡泡妞,看小書,占卜星相觀人眉宇,風流倜儻,竊玉偷香!
華武:是不是真的?
華文:露兩手來看看?
唐伯虎:在這裏……恐怕不方便示範吧。
華文:想唬弄我們沒那麽容易!
華武:那就看看我們兩個的!
唐伯虎:這……
華文:切!說不出來吧?!
唐伯虎: (拍桌而起)如果我沒有看錯,兩位應該是--低能兒!
華文:這你也看得出來?!
華武: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!
華文、武:請允許我們叫你一聲大哥哥!
唐伯虎: 嘿~~~叫什麽不要緊,以後替我斟茶倒水,洗衣疊被就行了。

(與參謀將軍鬥文)

寧 王:素聞太師才高八斗,我有一個參謀將軍想跟你切磋切磋!
華夫人:我們老爺怎麽可以以大欺小呢?
華太師:是呀,是呀!
參謀:文學切磋是不分輩份的!
甯王:就是嘛,玩玩而已!不過如果你對不出來,別怪我發飆啊!出對!
參謀:一鄉二裏共三夫子,不識四書五經六義,竟敢教七八九子,十分大膽!
甯王:對呀,怎麽不對呢,你不給我面子,我可真的要發飆啦!

唐伯虎:讓我來試試!
唐伯虎:十室九貧,湊得八兩七錢六分五毫四厘,尚且三心二意一等下流!
甯王:好工整啊!
華太師:華安,你來得正是時候啊!
唐伯虎:沒事沒事,沒事!
甯王:嗯!
參謀:在下是七省文狀元兼參謀將軍,綽號“對王之王”的對穿腸,閣下是?
唐伯虎:小弟讀過兩年書,塵世中一個迷途小書僮,華安!
參謀:好,我就來會一會你! (兩人對立許久,相互一個飛吻,衆人偕倒)
唐伯虎:對不起,我倆惺惺相惜,情不自禁。

參謀:言歸正傳,我們開始了!
參謀:圖畫裏,龍不吟虎不嘯,小小書僮可笑可笑!
唐伯虎:棋盤裏,車無輪馬無繮,叫聲將軍提防提防!
衆人:好好,對得好!對得好!
參謀:鶯鶯燕燕翠翠紅紅處處融融洽洽!
唐伯虎:雨雨風風花花葉葉年年暮暮朝朝!
衆人:華安真行呀,華安好棒啊!
甯王:快出對,對死他,對死他!
參謀:十口心思,思君思國思社稷!
唐伯虎:八目共賞,賞花賞月賞秋香!
衆人:好,好--- ---
參謀:我上等威風,顯現一身虎膽。
唐伯虎:你下流賤格,露出半個龜頭。
參謀:我堂堂參謀將軍會輸給你個書僮?
參謀:你家橫頭來種樹!
唐伯虎:汝家澡盆來配魚!
參謀:魚肥果熟入我肚!
唐伯虎:你老娘來親下廚!
參謀:啊?!(參謀將軍後退數步,口吐鮮血)
唐伯虎:對對兒本爲消遣作樂,今日穿腸兄竟然對得嘔出幾十兩血,可謂空前絕後,小弟佩服佩服!


 

(唐伯虎被華夫人暗算)

唐伯虎:噓……夫人,有話慢慢說,何必動刀動槍的呢?
華夫人:你在求我是嗎?哈哈~~~唐天豪,你這個負心人,當年我殺不了你,今天我殺了你的兒子,以泄我心頭之恨!
唐伯虎:哈哈~~~~別怪我太坦白,就憑這幾個爛蕃暑臭鳥蛋就想取我唐伯虎的性命,會不會太兒戲了,夫人?

華夫人:哈哈~~~~我告訴你,你剛才喝的那杯參茶,已經被我下了天下第一奇毒--“一日喪命散”!
唐伯虎:哈哈~~~~天下第一奇毒,哪輪得到你那“一日喪命散”?!應該是我們唐家的“含笑半步顛”才對!
華夫人:哈哈~~~~廢話!我們“一日喪命散”是用七種不同的毒蟲,再加上鶴頂紅,提煉七七四十九日而成的,無色無味,殺人於無影無蹤。
唐伯虎:我們“含笑半步顛”是用蜂蜜,川貝,桔梗,加上天山雪蓮配製而成,不須冷藏,也沒有防腐劑,除了毒性猛烈之外,味道還很好吃。
(兩人面對鏡頭,成廣告模式)
華夫人:吃了我們“一日喪命散”的人,一日之內會武功全失,筋脈逆流,胡思亂想,而致走火入魔,最後會血管爆裂而死。
唐伯虎:沒有錯!而吃了“含笑半步顛”的朋友,顧名思義,絕不能走半步路,或者面露笑容,否則也會全身爆炸而死。實在是居家旅行--
華夫人:殺人滅口--
兩人:(齊聲)必備良藥!
武狀元:那麽……在哪里才能買得到呢?
唐伯虎:啊!這位仁兄運氣真好,我這裏正好有一粒。
華夫人:(搶過藥丸)哼,這顆爛藥有這麽厲害嗎?!
唐伯虎:失禮啦,普天之下這顆最厲害!
華夫人:臭小子啊,小心牛皮吹破了!
唐伯虎:不相信?有種你就嗑一粒!
華夫人:你以爲我不敢嗑?!
唐伯虎:我就看出來你不敢嗑!
華夫人:我就嗑給你看!
唐伯虎:嗑啊!
華夫人:嗑就嗑!
唐伯虎:嗑!
華夫人:嘿,你這個臭小子敢小看我!
唐伯虎:快呀快呀!
(鬥嘴)
華夫人:嗑!(將藥丸放在嘴邊,停住)嘿嘿,你當我白癡,老糊塗了?!嗑?!哈哈~~~~~ (嘴張老大,被唐伯虎將藥丸拍進肚內)
唐伯虎:進去吧!你不糊塗,只是笨了一點!現在大家都中了毒了,你就把解藥拿出來大家交換就扯平了嘛。
華夫人:你個小王八蛋,想威脅我?
唐伯虎:夫人,划不來嘛,你的命很值錢的。
唐伯虎:來人!把他帶到柴房去,鎖在那裏等死!
下人:是!
秋香:夫人,請你手下留情,何必兩敗俱傷呢?!
華夫人:不用說了!大不了不笑不走路。(雙腳蹦著走,絆在門檻上,摔倒)
創作者介紹

幻想、雜想、狂想

LEON903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