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那之後的故事,慢慢說卻也不知道從何說起。

 

討好了誰,卻也沒讓誰真的滿意;

多想努力,卻也沒真的去證明了甚麼。

 

金門這一趟讓人腦袋清楚了不少,想了許多。

其實自己的雙腳並不是這麼的走不動,只是不想走、捨不得走,吧。

 

業務嘴如我,學了多久才學會怎麼樣去說得好幾句話。

然而學會說話難,要如何不去說又是更難的事情。

但有些人就是沒資格知道,唔。

 

畢竟說了,或不說,對於現實似乎都沒甚麼助益。

不如就先做了在講,不了解的人,就算了。

 

閉嘴,對,就是這樣。

 

"YO!這位Brother。"

我買了,今年難得讓自己突然想掏錢買的書。

 

地心引力好想看的這電影,謝謝妳陪我看。

 

還是很捨不得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幻想、雜想、狂想

LEON903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